bodu.com

律师博客

正文 更多文章

以审判为中心要“玩真的”不能“真的玩”

                        张建伟:以审判为中心要“玩真的”不能“真的玩”

                                    来源于 财新网
    以审判为中心,要避免“叶公好龙”,不能只是口头说说,都以它为口号,而一牵扯到自身利益考量就又退缩
 
  【背景】自十八届四中全会明确提出,“推进以审判为中心的诉讼制度改革,确保侦查、审查起诉的案件事实证据经得起法律的检验。全面贯彻证据裁判规则,严格依法收集、固定、保存、审查、运用证据,完善证人、鉴定人出庭制度,保证庭审在查明事实、认定证据、保护诉权、公正裁判中发挥决定性作用。”以审判为中心的诉讼制度改革也被寄予厚望,认为可以一定程度改变过去“公安机关做菜,检察机关端菜,法院是吃菜”的尴尬。
  随着近期一系列相关举措的推开,以审判为中心的推进难度也日益显现。无论是在贯彻无罪推定原则,果断作出无罪判决,还是全面贯彻证据裁判规则,敢于落实非法证据排除,在保证庭审真正发挥决定性作用的过程中,都还面临诸多困难。在司法实践中,甚至遇到来自各方的阻力,包括审判主体法院。
  面对阻力,如何更好推进以审判为中心的诉讼制度改革?
  清华大学法学院副院长张建伟教授近日在首届“典谟法治论坛”上表示,以审判为中心的改革,需要各方真正认真去做,“这样才能够使以审判为中心的司法改革是‘玩真的’,而不是‘真的玩’。”尤其要避免“叶公好龙”,不能只是口头说说,一到落实涉及自身利益就退缩。
  张建伟直言, “以审判为中心”这一概念到现在都还是说不清道不明,并没有深入探讨。“最高法院对以审判为中心实际上是做压缩式诠释,就是解决庭审流于形式的问题。但是说到解决庭审流于形式,也是知易行难。”
  “以审判为中心,现在口号提出来,但是认识误区很多,有很多错误的说法经不起推敲。”比如,有一种观点认为只有“以审判为中心”才能够防止冤假错案。张建伟对此有自己的理解。
  他指出,以审判为中心对应的学术概念是“审判中心论”,与之相反的是“诉讼阶段论”,而从苏联引进的“诉讼阶段论”设计本身就是为了防错。当时的背景是1979年后冤假错案堆积如山,刑事法立法为了防止冤假错案,设计了“诉讼阶段论”,比如,立案是审查制而非登记立案制,不能随便启动对一个人的侦查,侦查之后审查起诉,不能随便开启对一个人的审判,也才有了这样一个严格的起诉筛选程序,每一个后续阶段都是对前一个阶段的纠错过程。但是,这种设计并没有很好发挥纠错的功能,“制度失灵,如果不能把失灵制度的病灶找准发掘出来,有针对性治病,就算是以审判为中心,还是不能解决冤假错案问题。”
  “所以,以审判为中心需要现代诉讼法律制度配套的改革,否则无法减少遏制错案。”张建伟认为,不能仅仅局限于论证以审判为中心的合理性,要综合分析影响司法的多重因素。
  张建伟介绍,“以审判为中心”最初源于日本二战司法改革提出的口号“公审主义”,因为当时日本的检察官、警察积极充当军国主义者的角色,法院在保障人权推动人权方面几乎无所作为,所以二战之后将“公审中心主义”作为刑事司法改革的重要口号。
  因此,张建伟进一步追问:“现在中国也提出以审判为中心,有没有从日本当时的起点上思考?法院在推动民权、保障人权方面是不是应该发挥它的积极作用?”
  “我的基本认识是,以审判为中心说起来很爽,大家都以它作为口号,把自己过去的一些观点加上一个前缀。但实际上真正要以审判为中心,就会发现牵扯到一些利益考量,最终谁都接受不了了。”张建伟说。
  他以近期的一起合同诈骗案件庭审为例,整个法庭审判检察官做了精心准备,法庭上耐心举证。结果开庭这段时间出现了很多状况。“首先,法官受不了了,私下对检察官说,咱们要加快进度,不用搞那么细。不但法官如此,也有律师找到检察官,说咱们快点吧,甚至有律师当庭提出抗议,说进度太慢了,他外地还有庭要开。法官跟律师还说,没有必要罗嗦,你跟我说我不爱听,你跟检察官说检察官更不爱听,你跟被告人说被告人听得懂吗?所以大家都简洁一点。”
  “这样的一种滑稽场面确实令人深思。”张建伟表示,改革中存在的一些问题,尤其需要大家能够平心静气,特别是反思自身存在的问题。■
  (财新记者 周东旭 采写)
分享到:

上一篇:私募基金管理人登记事项理解与适用

下一篇:对“违反法律、行政法规的强制性规定”

评论 (0条) 发表评论

抢沙发,第一个发表评论
验证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