bodu.com

律师博客

正文 更多文章

法律在抚慰没有妈妈的孩子

原载《安徽律师》2002第一期

(这是陆欣律师代理的一起医疗事故纠纷案)

 20021l 5日,天空阴冷灰暗,水家湖一个瘦削的父亲,怀抱着脸上没有一丝笑意的两岁男孩,将一纸控状递到安徽省长丰县公安局刑警队。控请依法追究在“水海荣医疗责任事故”中涉嫌的重大责任人长丰县中医院外科医师倪炎、化验师孟祥淑、县人民医院的妇

产科医师李淑平的医疗责任事故罪。

    镜头之一:年轻产妇被外科医师撕裂子宫

    199991 7日,水海荣由爱人李勇陪同,满怀喜悦地来到长丰县中医院进行产前妇检。此前水海荣在长丰县中医院妇产科办了“产前检查预约卡”,一直在该院妇产科做定期产前检查。这次在进行B超检查之后,李勇带着水海荣走进妇产科,把一份“孕妇胎位正常,胎儿发育良好,胎盘也很好,一切均正常”的报告单交给妇产科医生林敏。林敏看了报告单后对这夫妇俩说:“孕妇产期已到,现在可以住院进行观察!”马上就要做爸爸妈妈了。夫妻俩听医生一说,兴奋得心儿咚咚直跳,把医师的话看作“圣旨”一般,很快办理好了住院手续。

按照正常的分娩程序,孕妇应历经阵痛、宫缩、开宫等过程,但医院不知出于何种考虑,水海荣一住进病房,临床医生就给水海荣开了两瓶催产素,并在当天10时许给孕妇吊上催产素进行引产,仅仅过了10分钟,一阵阵揪心的桔痛侵袭着水海荣,但医生说这是产前的正常反应。为了即将降临的小宝贝,水海荣以坚强的意志忍着巨痛,一直坚持到晚上11时左右,医生看水海荣实在是越来越厉害,这才将催产素吊水拔掉,瓶中还剩约100毫升的水没吊晚。被折腾了一天的水海荣阵痛感减轻了,疲倦地闭上了眼沉睡过去。看着如此疲惫的妻子,李勇心里七上八下,隐隐有种不安的感觉浮上心头。

医师似乎也感到了问题的严重,不知怎么回事,竟然雨外科联系,决定对水海荣实行剖宫产。然而方案确定了,竟然联系不上一个主刀医生。而李勇当时还疑惑为何当晚没有进行剖宫产,事后才知道,那是因为偌大一个县级医院竟然没有主刀的值班医生。这样到了翌日910分,水海荣才被从妇产科转到外科,由于耽搁,水海荣的手术时间又排在了另一需要做剖宫产孕妇的后面,这样,临近中午12点了,水海荣才被护士推进手术室、由外科医师倪炎主刀。

    李勇和家人全在手术室门外焦急地等候消息。当手术进行到下午1点左右,李勇看到从合肥来的一位医生被中医院一个医生找来匆匆地走进了手术室。此后,手术室不时地有医生出来开出药方,让李勇到药房去取药,前后达七、八次之多,最后就连药房负责收款的医

生都在说:一个手术怎么做了这么长时间,开了这么多药?

    当水海荣被医护人员从手术室推出时,已快到下午3点了,李勇这时看到妻子原本红润丰满的脸庞变得面无血色。而随后一个女医生从手术室出来,手里却拎着一个红色水桶,里面全是血水,看上去有三、四十斤重。李勇帮助她倒掉了血水,心里的不安却越来越强烈。

主刀医生倪炎出来对水海荣的亲人们说:“婴儿太大,将子宫撕裂了,病人可能要输些血。”然而实际情况又是怎样的呢?外科医师动妇产科手术,造成孕妇子宫撕裂,撕裂长度达2厘米,致使子宫静脉血管破裂,从而,引发大出血。

    镜头之二:化验师三次验血,均将产妇AB血型验为A型血

    手术当天下午330分,医师对李勇等人说:病人失血太多,需要大量输血。可是,中医院和主刀医师倪炎钾没有术前备血,术后又联系不到血源.导致患者术后达6小时得不到输血。李勇和水海荣一家人看着院方束手无策的样子,真是心急如焚,纷纷请求从自己身上抽血。可是,医院却要求李勇等立即租车到几十公里以外的淮南市去买血。水海荣的弟弟只得在中医院一位副院长的陪同下租辆桑塔纳轿车飞奔淮南。

    致此,又出现了把水海荣的生命推向险境的又一情节。长丰县中医院女化验师孟祥淑严重缺乏责任心,在水海荣剖宫产手术后,居然三次把水海荣原本AB型血化验为A型血。当快到下午5点时,600毫升A型血浆终于买了回来。可是,院方又出现了令人不堪忍受的场景。在输血前,医院必须对水海荣血型重新进行化验,然而,化验室门窗紧闭。这时还不到下班时间,化验师已不知去向,等派人四处寻找将化验师找来时,这位化验师身上竟然没带化验室钥匙。万分情急之下,水海荣的弟弟只得找到一把斧头将门砸开。这其间已快到6点半了,致此这600毫升A型血在手术6小时后,又错误地输入产妇体内。因血型不对.在输血过程中,出现亚急性输血反应,产妇的呼吸急促,心跳加快,生命处于高危状态。

    在输血过程中,院方再次找到李勇说:“病人很危险,你们去淮南买的三袋血恐怕到晚上病人出现危险时就不够用了,最好将病人转到条件好的淮南或合肥吧。”无论是淮南还是合肥,路途都十分遥远,水海荣显然不适合这种长途跋涉般的旅途劳顿,因而其家人还是决定将水海荣转入长丰县医疗条件最好的县人民医院。

    镜头之三:产妇系AB型血,却是左腿输A型血,右腿输B型血

    在县人民医院,妇产科医师立即对水海荣实施清宫术。据知情人透露,从水海荣腹腔内清出的血块足有几百毫升。病人失血过多,必须再次对水海荣进行输血抢救。然而,紧接着出现的一个不堪入目的镜头.又一个医生的极端不负责任,终于使祸不单行的水海荣命归黄泉。输血前,县人民医院再次为水海荣作了血型化验,确认水海荣的血型为AB型。当即,临床医生却为水海棠开出400毫升B型血血浆的领料单,要其家人立即到药房领取。奇怪的是,该院妇产科医师李淑平在重新对患者验血确定为AB型后,为何要给水海荣开出B型血的单子?其间水海荣的弟弟曾问过李素萍是不是搞错了,输B型血可行?因先前那600毫升A型血是经弟弟的手从淮南为姐姐买回的。而该医生却说:“就这样输吧,没错。”患者家人的提醒没能引起这位医生的重视。而此时,从长丰县医院带来的血还剩下半袋约100毫升A型血还在水海荣左腿上输着。而县人民医院的医生却又从另一支腿的血管上同时为水海荣输上‘B型’血浆。但输上‘B’型血不久这个血管就起泡变型、输不进去了,于是医生们又换一个血管强行加压输入。而这时的水海荣变得痛苦起来,拼命挣扎,用手使劲地扣从舞厅找回来参与救治的一位年轻护士的手。这个护士让人找来绷带将水海荣捆上,并同时让人用手按住水海荣的四肢和身体不让其挣扎。这是多么可怕的场景啊!水海荣血压急剧下降.突然血压表上无显示了。救治的医生以为血压表坏了,又换一个仍然测试不到。“就

这样,水海荣那原本健康的身体承受着两个极端不负责任的医生所带来的巨大摧残,当晚1040分,水海荣在极度痛苦中无助地离开了深深爱着她的丈夫及亲人。使她的父亲永远失去了他唯一的女儿.她的丈夫永远失去了结婚还不到一年的妻子;她的儿子从生下来起就永远失去了还没来得及亲吻一下的母亲。

镜头之四:省、市两级专家鉴定:一级医疗责任事故

    水海荣之死在水家湖、长丰县以致合肥市都引起极大的震动。百姓们闻之无不为之哀声叹息。虽说医疗事故时有发生,可象这样的外科医师动妇产科手术。AB型血先后输成A型、B型血的案例还是令人惊讶不已!天下竞有如此不负责任的医院,竞有如此草菅人命的医师。

    长丰县委、县政府非常重视这一几乎是家喻户晓的事件,明确要求:该是谁的责任,就是谁的责任、决不允许袒护和包庇。这样,查处和认定工作很快运转起来了。

    199911月合肥市公安局聘请专家组对水海荣死亡进行刑事科学技术鉴定。鉴定结论为:死者水海荣系剖宫产术中子宫切口延撕,造成失血性休克,在输入异型血液后5l起溶血性休克死亡。

    20001月,合肥市医疗事故鉴定委员会专家认为:该病例诊疗过程中,中医院、人民医院均存在过失。县中医院的过失,为:1、在施行宫产术中操作粗暴、造成子宫切口延撕,致失血性休克;2、误定嘉者血型为“A”型,先后三次交叉配血两未发现错误,导致亚急性溶血反应;3、失血性休克发生后未能及时输血,到6小时后方将血液输入。县人民医院过失为:转入县人民医院后、重新鉴定患者血型为‘AB’型。在‘A’型血液未输完的情况下,输入‘B’型全血400毫升,以致发生急性溶血性输血反应、病情恶化、患者死亡。根据《安徽省医疗事故处理实施细则》第六条相关条款规定,属医疗责任事故。因而认定:水海荣的非正常死亡属“一级医疗责任事故”。

    而长丰县人民医院对此鉴定不服。向安徽省医疗事故技术鉴定委员会申请重新鉴定。2000811日,安徽省医疗事故技术鉴定委员会鉴定分析意见,同意合肥市医疗事故技术鉴定委员会分析意见的鉴定结论:此事故为一级医疗责任事故。

    这样,水海荣死后近一年,才得以入土为安。而李勇手持两级医疗鉴定委员会的鉴定在省城合肥的大街上失声痛哭:医生啊医生,你们是神圣的白衣天使,为什么不珍爱我妻子的生命啊!

    镜头之五:合肥中院判决两医院赔偿14万元

    终于,死者的丈夫李勇,孩子水海荣,老父水家安,老母赵文倩,共同委托蚌埠振华律师事务所的律师陆欣,(现执业于上海允正律师事务所)将座落在水家湖的长丰县中医院、长丰县人民医院双双告上法庭。

    合肥市中级人民法院及时受理该案。并请合肥市卫生局分管业务的副局长王仰扩担任人民陪审员,参加合议庭审理此案。开庭那天,天空下着小雨,水家湖三乡八村的人们都乘车赶到合肥,他们都想在法院上解开心中的疙瘩:医院会怎样解释一个男性外科医师为什么去做妇产科手术?一个正规的化验师为什么会三次验错血型?一个妇产科医师为什么见产妇左脚上输着A型血,而在右脚上增压输入B型血?

    好在中医院院长魏清阔、人民医院院长陈明华都到庭参加了诉讼活动。遗憾的是,两家医院的院长都没有正面回答原告代理律师陆欣的发问,都没有拨开宠罩在人们眼前的迷雾。他们除了一致认为原告方案赔数额过高以外,就轮回相互推委对方。中医院认为转出的产妇并没有生命危险的体症,是人民医院增压输入B型血.以致发生急性溶血性输血反应,造成患者死亡。人民医院则针锋相对予以反驳。认为中医院安排不懂妇产科专业技术的外科

医师主刀,造成患者子宫切口延撕以致失血性休克,6小时内无血输入,6小时后又镨误输血,随后将奄奄一息的患者转院.应当承担水海荣死亡的主要责任。在两被告唇枪舌剑的激烈辩驳中,坐在原告李勇腿上的孩子竟吓得哭了起来。

    审判长因势利导,提出两被告可协商担责的;l导性意见,两家医院的院长算是审时度事,决定按55比例承担4原告的民事赔偿责任。

    法院于20011115日作出判决.判令两被告赔付死者丈夫李勇精神损失费20000元,赔付死者之子、之父、之母三人精神损失费各10000元,合计其他赔偿数额共计1343132元。另外,两医院还各需负担诉讼费2105元。两医院表示服判,并在规定的期限内给付了赔偿数额。

    尽管得到了一定的经济赔偿,一家人的脸上却没丝毫笑容。那天,寒冷的风吹飘着雪花,李勇抱着儿子走出合肥中院、凄凉地告诉身边的记者孩子出生前,他和妻子反反复复地商量着孩子的名字,男孩女孩的名字都起好了,可是现在都不想用了。为了纪念苦命的爱妻,孩子随母姓水。当然.也是给岳父岳母一点心灵上的安慰。

    镜头之六:受害人亲属向公安局递交控告状

    水海荣家人委托的律师认为:倪炎、孟祥淑、李淑平在诊疗过程中,属职务行为。其民事责任当由其医院承担,但依法不能免除其三责任人的刑事责任。《中华人民共和国刑法》第335条规定:“医务人员由于严重不负责任、造成就诊人死亡或者严重损害就诊人身体健康的,处三年以下有期徒刑或者拘役。”

    倪炎身为外科医师,却违背《执业医师法》第14条之规定,超越“执业类别”和“执

业范围”执业,为妇产科患者行剖宫产术,且未采取任何防范措施,致使水海荣宫颈撕裂,长度达2厘米,子宫静脉血管破裂,又长达6个小时得不到输血,致产妇处于急危状态。

    孟祥淑身为化验师,错误将患者AB型血定为A型血,且先后三次交叉配血均未发现错误,导致水海荣出现亚急性溶血反应。其行为已违背《执业医师法》第37条的规定。

    李淑平身为妇产科医师,在化验师已鉴定水海荣为AB型血之后竟然在A型血液未输完的情况下,强行加压输入B型全血400毫升,以致患者发生急性溶血性输血反应,使产妇病情恶化。其行为同样违背了《执业医师法》第37条的规定。三责任人先后违法违规、一步一步将水海荣逼向死亡,均应承担其法律责任。倪炎等三人均为神圣的“白衣天使”,然其所作所为完全背离了这一受世人所崇敬职业。道德倘若不追究其刑事责任,则不足以抚慰死者亲属心灵创伤,亦不足以警示责任人。且所有医护人员如果不能从倪炎等人身上吸取惨痛的教训,就会得出反正出了责任事故有医院赔偿的意念,那就不会洁身自律,完善其诊疗技术、职业道德和服务品质。老百姓们,谁还敢去医院看病呢?

    日前,长丰县公安局已受理此案。

    (责任编辑:沙石)

分享到:

上一篇:擅自支配“保管钱” 房款变成“赞

下一篇:说《论语》

评论 (2条) 发表评论

发表评论
验证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