bodu.com

律师博客

正文 更多文章

他真的有 罪 吗

             为徐普来贪污案,8月17日再次去安徽省高院。请主审法官判后答疑。结果是越答疑问越多。
    徐普来因涉嫌贪污于2007年6月15日被刑拘,6月29日被逮捕,2008年6月24日,安徽省黄山市中级人民法院一审判决其犯贪污罪,判处无期徒刑。提起上诉,2009年3月10日安徽省高级人民法院公开开庭,裁定撤销原判,发回重审。2009年9月1日重审一审,黄山市中级人民法院再次判决徐普来犯贪污罪,处无期徒刑。再次上诉至安徽省高院,经书面审理于2010年8月11日做出终审判决,犯贪污罪,处无期徒刑。根据判决书中的陈述,其“犯罪事实”如下:徐普来利用担任歙县政协副主席和其子徐双贵担任歙县房地产开发公司法定代表人的职务便利,并利用其系公司实际控制者的地位,在公司改制中伪造公司基本资料、隐匿公司资产,骗取公司所有权及其国有资产,其行为构成贪污罪。……在共同犯罪中,徐普来起主要作用,系主犯……。徐普来犯贪污罪,判处无期徒刑,剥夺政治权利终身,并没收财产一百五十万元。
    冰冷的文字似乎确切的告诉人们:弹丸县城惊现 “巨贪”!但是,这果真是事实吗?根据目前掌握的证据材料来看,这次判决根本不是什么“天网恢恢,疏而不漏”的例证,而是“权大于法,迫害无辜”的注脚!
    徐普来在事发前是歙县当地的名人,他的出名不是在于金钱和权力,而是在于他白手起家,几十年致力于徽文物、徽文化的保护弘扬。1958年,徐普来因家乡浙江淳安建设水库移居歙县,开始以拉板车做小生意养家糊口,靠苦干积累资金办起工程队。因经营得法,工程队发展较快。后被歙县有关领导看中,在上世纪八十年代后期各地纷纷成立地方房地产开发公司的大潮中,徐普来被选中组建歙县房地产开发公司。在那个以国字头企业为无上荣耀的时代,徐普来接受了这个任务,靠向自己的工程队借款、靠工人集资、靠通过亲朋好友融资,在没有国家和政府投资的情况下,红红火火的成立并经营起了“国营企业”——歙县房地产开发公司。与此同时,富起来的徐普来对徽文化越来越痴迷,他在公司经营活动中将所获利润采取滚雪球的办法,日积月累收购大量徽文物集中整理,精心设计,修建展示徽文化的景点,吸引了大量的中外游客,为发展歙县旅游经济作出了贡献。前任安徽省委书记郭金龙同志视察后曾亲口夸赞徐普来是功臣。徐普来的突出表现证明了他应当属于中国人民中的先进分子,于是歙县政府吸收其加入领导班子,先富起来并带领当地群众共同发展的徐普来从此由一介平民变成了国家公务人员。“国营企业”歙县房地产开发公司的法定代表人变更为徐普来之子徐双贵。2004年歙县房地产开发公司以“摘红帽子”形式进行改制,当时几乎所有人都认为这不过是让名实不符的“国营企业”变成名实相符的民营企业而已。未曾料想,在2007年这便成了徐普来贪污的明证——“骗取”本就属于自己的财产,侵吞从未存在的“国有资产”。
    2007年4月,黄山市纪/委、黄山市监/察/局对徐普来等人进行“双规”。 黄山市纪/委、黄山市监/察/局、歙县纪/委、歙县监/察/局并从2007年4月到11月间相继查扣和封存了歙县房地产开发公司、徐普来、徐双贵、毛某某、孟某某等人股票、国债、现金、存款、车辆和办公室等所谓涉案财产。在徐普来贪污案进入司法程序直至终审判决已生效的今日前述财产依然是由黄山市纪/委、黄山市监/察/局、歙县纪委、歙县监/察/局封存!更有甚者,歙县房地产开发公司所持有的金马集团254340股股票在2007年4月11日未通过司法机关即由黄山市纪/委直接变现,计人民币2744154.78元。根据《中华人民共和国行政监察法》第二十一条规定“监/察机关在调查贪污、贿赂、挪用公款等违反行政纪律的行为时,经县级以上监/察机关领导人员批准,可以查询案件涉嫌单位和涉嫌人员在银行或者其他金融机构的存款;必要时,可以提请人民法院采取保全措施,依法冻结涉嫌人员在银行或者其他金融机构的存款。”第四十四条规定“监察机关在办理监察事项中,发现所调查的事项不属于监察机关职责范围内的,应当移送有处理权的单位处理;涉嫌犯罪的,应当移送司法机关依法处理。”《中华人民共和国行政监察法实施条例》第十二条第二款“监察机关在调查贪污、贿赂、挪用公款等违反行政纪律的行为时,经县级以上人民政府监察机关领导人员批准,可以暂予扣留与贪污、贿赂、挪用公款等有关的财物。”由此可见,法律并未赋予纪检监察机关自行处理涉案财物的权利,也未赋予纪检监察机关对涉嫌犯罪的案件一管到底的职权。而黄山市纪/委、黄山市监/察/局、歙县纪/委、歙县监/察/局就这样堂而皇之的一直掌控着早就不应当由其掌控的财产。
    徐普来不是完人,存在着这样那样的很多缺点和错误,但缺点和错误绝不等同于犯罪。黄山市中/院、安徽省高/院以一堆漏洞百出的证据、两份无法自圆其说的裁定和判决就轻易剥夺了一个人一生的自由,而这个人本来可以为歙县、为当地人民做的更多,可以为保护弘扬徽文化做的更多!
徐普来冤!有当地百姓联名上书为证!有他的女儿长跪喊冤为证!更有事实证据为证!
    一、涉案的歙县房地产开发公司没有国家一分钱的投资。根据我国的法律法规:“谁投资,谁所有”;而不是谁设立公司,谁所有。安徽省黄山市中级人民法院( 2009)黄中法刑初字第08号刑事判决书认为:虽然个人和国有单位可能都没有对企业投资或少部分投资,但由于是国有单位设立的,企业的风险仍然在国有单位,因此,该企业产权应认定为国有性质。剥夺一个人终身自由的判决竟然是以“可能”为依据!首先必须明确的是,不是“可能”,是确确实实没有国家的投资,这是一个不争的事实。其次,个人投资,是谁投资?只有徐普来的投资。多年来国家为涉案公司承担了什么风险?担负了什么责任?判决书以什么证据证明了国家承担的风险?
    二审判决“列举”了不少的“证据”、“证人证言”,但却偏偏将歙县财政局出具的证据予以遗漏。不知何故!!!
    歙县财政局出具的证据清清楚楚的证实国家没有一分钱的投资。没有贪污对象,何来的贪污之罪!!!
    二、具有讽刺意味的是,被徐普来“贪污”、“占有”的那些古构件有的依然矗立在检察机关大门口,绝大部分用于展出,而展览收入几乎全部上缴国家。能证明这一事实的证据充分、清楚,为什么公诉机关和司法机关视而不见!国家难道是在靠“赃物”获益吗?抑或是徐普来和国家在“共同犯罪”?
三、有关改制的会议纪要很清楚的证明了:歙县房地产开发公司的改制是摘“红帽子”。
    《企业国有资产产权登记管理办法》规定:国有资产管理部门代表政府对占有国有资产的各类企业的资产、负债、所有者权益等产权状况进行登记,依法确认产权归属关系。县级以上各级人民政府国有资产管理部门,按照产权归属关系办理产权登记。那么,歙县房地产开发公司“占有的国有资产“在哪里?歙县房地产开发公司的“国有产权”登记的材料在哪里?
    《企业国有资产产权登记管理办法实施细则(修订)2000年4月6日财管字(2000)116号》第四条规定:财政(国有资产管理)部门审定和颁发的《中华人民共和国企业国有资产产权登记证》(以下简称产权登记证),是依法确认企业产权归属关系的法律凭证和政府对企业授权经营国有资本的基本依据。那么,歙县房地产开发公司的“国有资产产权登记证” 又在哪里?
    《企业国有产权转让管理暂行办法》第十二条规定:转让所出资企业国有产权导致转让方不再拥有控股地位的,由同级国有资产监督管理机构组织进行清产核资,并委托社会中介机构开展相关业务。歙县政府国有资产监督管理机构组织清产核资了吗?可以说多年来,歙县政府国有资产监督管理机构连对歙县房地产开发公司最起码的监督管理都没有。
    既没有“国有产权”登记的材料,又没有“国有资产产权登记证”, 歙县政府对于涉案公司的改制转让更不按国家的有关规定执行,这些只能充分的说明涉案公司——歙县房地产开发公司在改制前就不是国有的,所以歙县政府国有资产监督管理机构无需对他的所谓改制转让实行监管和组织清产核资。
    四、判决书认定,徐普来利用职务上的便利,趁国有企业改制之机,大肆隐匿、侵吞国有资产4664.13万元,其根据是:安徽中安资产评估有限公司皖中安资评字(2007)70号资产评估报告书。此公司参与评估人员竟然不具有房产评估的资质,且其评估的客观性、公正性更让人生疑。仅举一列:评估书认定“公司成立时的注册资金为20万元,系由歙县建委从市政工程维修费和新区开发费中拨付的”。这一认定完全违背事实,他们难道看不到2008年歙县建设委员会出具的“1988年向县工商局发出的20万元资金证明”系虚假的证明?评估公司作出这一认定,不知是为了迎合公诉机关指控的需要,抑或还是他们根本就没有仔细核查材料而妄下判断?
    在没有国家投资一分钱的情况下,徐普来使得公司有了“国有资产4664.13万元”,那么其开发的成本呢?其购买建筑材料的费用呢?其施工的费用呢?其所欠施工队和材料商的款项呢?这些是否要从“国有资产4664.13万元”扣除呢?如果扣除了,其净资产还有多少?其“贪污”的款项还会有4664.13万元吗?
    上海立公信房地产估价有限公司于2010年7月28日作出的《安徽省黄山市歙县富资小区一期等24项房地产建筑工程房地产估价咨询报告》充分证明了所谓的“贪污数额”不实,判决认定的事实不清。
    五、安徽省高院在基本证据一致的情况下,先后作出两次截然不同结果的裁定和判决。第一次公开开庭,其结果是事实不清,证据不足,发回重审。第二次徐普来的辩护律师提供了新的证据,并要求公开开庭,但却不被采纳,这究竟又是为什么?
    六、更有甚者判决书只写了另一辩护人,而将 “我漏写”。为什么不予写上?是疏忽,还是故意!第二被告徐双贵的辩护人已经更换,为什么被撤销委托权的辩护人还被写上判决书,而真正的、有委托权的辩护人却被“遗漏”,这又是为什么!
    我在7月份就向安徽省高院递交了辩护手续,并向法院递交了能证明徐普来无罪的新的证据。当我向主审法官提出这一问题时,法官回答是,你递交手续时我们已经结案,而判决书下达是8月11日。

    徐普来的成长轨迹是典型的先富起来,而后成为国家公务人员,而不是赤贫时为官,以权谋私,以权肥己。虽然之前顶着县政协副主席的帽子,但从本质上说他只是一个赚了些钱想要发扬光大徽文化的农民企业家,为了实现自己的理想他曾采取了一些欠妥的做法,但不能将这些不正确的做法无限上纲上线,为其罗织罪名甚至欲置之于死地。这不是和谐社会的应有之义。和谐的社会必首先是法治的社会,是文明的社会。所以,我们坚信,混淆是非、冤枉无辜必不能见容于我们文明法治的今日中国!
    徐普来不是罪人……但何时能够洗雪冤情?
 

分享到:

上一篇: 无奈之举

下一篇:刑讯——久治不愈的顽症

评论 (1条) 发表评论

  • 默客 (游客) : 徐普来吃苦耐劳的精神一直是我的榜样 时至今日 只能说明 当地政府的黑暗 徐普来拉板车的时候连睡觉的地方都没 吃的是同道移民人给的番薯 他的事业发展 和他的经历有关的 呕心沥血的付出得到的却又是什么呢 年过花甲还有牢狱之灾 寒心啊 希望他早日洗雪冤情 安度晚年

    2010-10-24 01:27

发表评论
验证码